小说 光明的真相

来自Infinitipedia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OfficalS.png 小说 光明的真相是一篇以官方故事背景,是Infinity所有故事相关内容的主要参考。你可以依这些官方背景,进行你自己创作,而你的相关创作,也有可能在未来变成官方的认可背景。

官方发布的游戏剧情之七:

"A matter of light"

  光明的真相

欧文透望过出租车上的钢化玻璃窗,陷入沉思。新德尔塔在地平线被落日余辉涂抹了一层赤光,这标志着又一天快要结束和他工作的开始。


又一个长夜在天文台等待着他,这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工作。在童年,他常想象自己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新世界。


不幸的是,以前他在达拉弗特大学时,他老师的一组负面报告扼杀了他探索行星的机会与梦想。在他还是大学生的时候,他只有一条现实的职业出路--一个不起眼的天文台文书工作。欧文是个非常专业的小行星采集者,并疯狂的为他的承包商们找寻着未发现的容易开发的石头。出租车突然停了下来,驾驶员要他付钱。


时此刻他被自己面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玻璃渣滓和书散落在地面上,一些零物则扔的到处都是。

「该死」

欧文立即以平时双倍的速度拨打电话报警。 「这里是里文地方警署,你需要什么帮助?」

「我想有人在我这里偷抢过东西,」欧文高声道,他的声音通过行星通信网传了过去。

「请给我你的姓名和地址。」

「欧文.达诺,地址是......」

他向天花板看了一眼。

「欧文,请给我你的地址。」

他没有回答只是腕一抖把电话拿了起来。

在他眼前的是什么啊,在仔细的校正了主望远镜后,一行附了地址的巨大血书清晰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命运即将给你机会。欧文,信则灵。」

他随即挂断了打给警察的电话,然后他坐在天文台里仅有的一把椅子上,思考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看见一堵墙上写着他的名字,这让他感到浑身发毛。老天爷好像在成心捉弄人,那区区几个暗红大字令他无法保持哪怕是一点平静。不管是谁写的,至少过一小会它就会让读者明白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决定再给警察打电话,但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停下了。他的前途现在立即像星星般从地平线下升了起来。欧文看了一下手表,刚过五分钟。 欧文在童年时就渴望寻找新的奥秘和探索未知世界,他在激动中又被唤起了梦想。欧文想到这里,迅速跑到天文望远镜边,开始输入计算机坐标。

「北一度,东五度」他一直在激动的嘀咕着。

「再往上一点...就在这儿!卢特斯。」

卢特斯就是希望。他顺利的给这个恒星做了定位。艾姆徘勒星群对于新德尔塔社会而言自古就是最亲近的事物。每个孩子都对它们是如何引导早期移民的故事和传说感到痴迷,他们的政府也是以它作为渊源。他面带嘲笑砸了地板一拳。他感到一生中对于艾姆徘勒所做的每件事都是错的。

他回忆起和他的天文学老师进行的一次对星群分布的争论,他当时为强烈否认艾姆徘勒的存在并为此搜集了任何他所能搜集到的证据,结果却是偏执的瞎盲一场。当他的老师试着把他带向光明大道的时候,他对此却不屑一顾。这给欧文带来了不幸,人马座社会的天文学非常重视从古老传说中汲取力量。他的顽固拒绝反倒使他们禁止了他与艾姆徘勒的所有媒介。那时候的他却没意识到这些,因为在他的计划中从来没包括一件政府工作。 令人沮丧的是,直到他毕业后都没有发现艾姆徘勒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们,在星群间是如此密切的纽带,已经发现或资助了大多数的天文研究机构。他们已经有效的禁止了他的个人职业,因此他只能为公共天文台工作,像奴隶般的服务于他们的赚钱项目。

「现在什么时间,」

他想。这时突然他的仪器开始显示奇怪的数据。卢特斯区域的光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亮了起来。欧文试着集中自己的思想吃力的回顾着仪器上的数据。一颗新星?可卢特斯没有已知的伴矮星。 尽管他为这种极小的可能性感到迷惑--不可能是一颗超新星,因为这些年来没有显现出丝毫此种迹象。 是谁事先知道了这些? 他朝下看了一眼那深红色的留言,看来有人已经知道了。 从外面发出的声音传到了欧文的耳朵里,有人正试着打开门,他从口袋里摸出表,从新星诞生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欧文确认它已是一个新星,因为所有的信息都表明那是个新星,只是还有一个重要疑点:在卢特斯周围没有一颗已知的矮星。 从门的方向传来一阵巨大的嗡嗡响,有人此时开始切割门。

「当然,是警察。」

他们最终必然会考虑远程追踪他的电话ID。他们必然会乘坐专用车辆在一小时内找到他。 他从椅子上踌躇的站了起来走向门,当他打开它时,两名警察立即冲进了屋里,一会过来第三个警察把他护送到了他们的车里。

警察在一小时之前离开了。在他们离开后,他决定去勘查现场的破坏,并看看单位的财产遭抢时他在那里的财产是否也受到牵连。 他在桌子上发现一本笔记,上面有一行字被人匆忙的划了一道横线。

「保密数据,我们会再次联系的。」

下面附着

「关键要注意!」

「我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做了这些,这些东西不意谓着会在地面上安置。」

================ 凯兰向工程人员大嚷,她无法承受任何拖延-其他人员得依赖这一环节的成功来顺利的进行安装和调试。除此以外,他们还不得不停下来使用公共通信网,而那恰恰会在准备好开始之前致使整件计划无法顺利进行。

「光明先知的预言不会给我们时间去演练,所以快点!」

「等一下...成功了!所有工作看来都已准备就绪。」

工程师解脱似的感慨道。 她打出了一连串手势,当他们刚激活植入的量子安全删的时候,她的头部感到一阵轻微的刺痛。然后它工作了。

「所有人报告他们的位置和状况。」

她轻声道。安全通信网转达了此项命令,他们汇报的诸如「准备完毕」「一切运转正常」之类的声音立即像洪水一般涌入她的脑海中。

「继续进行第二阶段。」

这意味着他们必须进一步的努力以达成完整的视觉联络目标。如果每个人都已经基于计划展开部署,那么它会在几分钟内开始运作。她希望没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

凯兰看了现场最后一眼,随即他们开始运行了设备。 直到不久后巴瑞一人跟她抵达离星港不远的的山下。

「你先隐蔽在这座山里,我要到更近的地方确认目标图像。」

「那当然。」

他在背后轻声回应道。 他们两个都非常害怕被抓住,背叛艾姆徘勒人意味着会缓慢而痛苦的死去。她迫切希望自己能最大限度的完成好工作,因此只好借助肾上腺素把这恐惧的思绪压制了下去。 卢特斯高高的照耀着他们,「但愿这光明会拯救我们。」她祈祷着。 当她到达山顶时,视野揭开了它壮丽的一面。灯火恢宏的星港在幽暗的山谷背景中格外引人震撼,在凯兰看来它是一个庞大的设施,她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东西能与此相提并论。里文星港只是首都的一小部分,她明白这点,但这改变不了她此时的感受。它是一座占地超过四平方公里分三层的宏伟构造。在山顶她看到一个能镶入公里级大小太空船的巨大圆盘,而在周围满是形态各异--用来生产和组装星舰零件的建筑物。 宇航谷,这是它在三年前建造时被媒体赋予的称号,当时艾姆徘勒人决定集中力量勘查附近的恒星系统。它的兴建给宇航工业带来了勃勃生机。在五十年前的新德尔塔星系只是大财团对小行星有少量的开发。而现在星系里的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程度的开发权,而且每天都在新增私人开办的产业。

她在通话时做了一个手势,「获得图像」。这是她完成的第一个目标。

「巴瑞,就位。」

同伙花了不少时间小跑着到达山头,然后躬着身子潜到她的左侧。 现在她该做的都做了,就等着信号了。

如同预言所讲,新星之光突然亮了起来直到它能映射出影子,就像它五十年前做的那样。

「光明先知达诺是对的。」她自言自语道,她的信心恢复了。

「开始第三阶段。」

她拔出离子脉冲枪,枪在她的手里进入作战状态。武器通过几个接触端分析了使用者的DNA,然后确认持有者身份符合系统设定。 它是一把政府制式武器,她不知道光明兄弟会 是怎么把这样的武器瞒过艾姆徘勒的安全系统运出来的,尽管凯兰相信组织和政府高官一直存在交往。 他们肯定会这样,但或许他们在很久前终止了合作关系。 她给巴瑞发出行动信号,然后他们就一起朝面向星港的山下跑去。 到目前为止,整项计划似乎进展顺利--那颗新星就是吉兆。 终于,她可以看清右侧另一支降入机场的小队在远处发出的信号。

「这里下方的情况怎样?」

「15组已冲向一处灯哨,他们可以控制该点,但我们暴露了。」

这下她感到事情不妙。 不,这是处于预料中的,但愿他们夺得灯哨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她这样安慰着自己。 直到片刻后他们开始交火。当警戒中的同伴突然中弹软倒在坚硬的地上时,凯兰立即跑过去把他搂了起来。

「你还能不能挺住?」

同伴没有回应。 凯兰慢慢的放倒他,她的肩膀被同伴的血染红了。

「混蛋.」

巴瑞的头部被打了个正着,他们在这个部位可没有加任何防弹护具。

「一名队员阵亡,那帮杂碎正中他的眉心。」

她没有时间去伤心落泪,便在悲愤中发泄着枪击了一名守卫和一个貌似平民的人。

「为了北方的光明,为了牺牲的战友!」

所有队员立刻充满了信念与斗志。 接下来简直就是一场屠戮,他们有许多队员倒下了,但同伴的离去只会使他们更加愤怒。在场的警卫最终没有一人活下来。 几千名平民在疯狂的报复中像麦秆一样被成片割倒。

凯兰在安全频道上发了最后一条指令。

「所有人到 12-B 船坞集合,艾姆徘勒人的防御力量会在15分钟内发起反击,现在关闭你们的通信器」

那个远离这里之外的通讯站,它现在无人保护。如果艾姆徘勒人的工程师找到它,他们就可以在那注入病毒来清除行动小组的安全插件,或者做比这更糟的毁灭性破坏。通信网路的运作会使这种可能性大增。 当其他队都到达船坞的时候,她赶紧发布接下来的重点是控制艾姆徘勒人EX-18勘查船的管理网,这艘船是在阿特玛上剩下的最后一艘空间远程勘查船只,其他船目前都在为搜索附近恒星系统而奔忙不已。

当所有人在船坞集结完毕时,她命令所有人进入了那艘飞船,她自己也跑进它的驾驶舱里,在驾驶座上开始做驾驶操作的准备。凯兰曾为了这次任务在十年间进行了各种模拟驾驶训练,在阿特玛上现在已找不出几个人能比她更好的驾驶这种飞船了。

「每个人报告你们的情况。」她向着船上的对话器说。

「都座好,我们要上路了。」

熟练的在操纵台上摆弄几下,她就打开了船坞的门,接着整个船坞全部自动进入起飞准备状态。

在感到一股巨大的超重压力后,她在地平线上已经能看到艾姆徘勒人的飞行器从远处迅速的猛扑过来。 他们已经来的太晚了。 她把卢特斯设定为目的地坐标,然后激活了主推进器。


                                         光明在照耀

天空已有一个小时照耀的都是那种异常明亮的光芒。船员在入睡前给他们的船起了一个名字-「海勒芬特」,此时凯兰能听到海勒芬特在远端部位发出的震响。她此时心情平静,慢慢的把思绪从十年前拉了回来,因为她发现那个时光没什么值得怀念的。

突然有一股噪声响了起来,那是刚才一直处于静默状态的空气循环机开始工作了,这使他们的旅行更加舒适。凯兰把戴在脸上的呼吸面罩拿了下来,玻璃钢罩随后自动封闭固定在维生睡眠荚舱上。 她试着动一下,但浑身酸痛,只好老老实实静下来躺着等待辅助催眠... ..........

现在海勒芬特必须花近一年的时间减速,她认为。凯兰知道,他们必须再花六个月,才能抵达卢特斯。准备工作可不太容易,除非全体船员通力协作,否则就会出错,那是不允许漏掉任何操作环节的. 藏置在舱顶那些令人眼花缭乱设备中的智能机器臂伸下来一只,它分析检查了她的身体有一个小时,然后向荚舱内注入各种必须的化学剂以促使她从深度长眠中能快速苏醒并减少因失重带来的不适。

她一醒来就对着舱顶半梦半醒的命令机械臂复位,尽管在失重状态下是不分舱顶和地板的。 凯兰游进指挥部,在那里她看到了西蒙--那个首席工程师,凯兰醒来前他就在这里忙活着调试通讯了。

「有没有从阿特玛收到什么?」她问。

「是的,凯兰领袖。我们收到了几条从艾姆徘勒军方发来的讯息,他们说我们要么投降要么灭亡。话虽这样说,但我可不认为一架EX级战机能击毁什么。」西蒙洋洋得意不屑一顾的说。

「那很好......西蒙信徒。」凯兰道。

她不常问大家在兄弟会中的等级,认为在平时制造上下级气氛是没有必要的。但西蒙总是个爱坚持礼节的人。西蒙的蹈矩性格以前不是每个人都了解,但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必须学会在一艘船中相濡以沫。

「信徒,把前方景象切换到主屏。」

主显示界面亮了起来,当明亮的光映在每个人的脸上时,卢特斯也随之在她的眼睛里反射出光芒--一颗O级蓝巨星。如果它的小伴矮星真的存在,那为什么在图像上却没有丝毫显示呢? 再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海勒芬特还没来得及准备一下就又从卢特斯出发了--在凯兰离开指令舱到船员舱之前,向已苏醒的队员们发出了指示。

                                                 抵达

船身开始剧烈晃动,一股令人无法忍受的噪声充斥了整艘船,就像海勒芬特同时全力启动了它前前后后所有的引擎一样。 凯兰对这种糟糕的状况没有一点准备。船的金属外壳到处在嘎嘎作响。此刻船员们在船上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你确认这烂船没出什么故障吗?」至少对讲机工作正常。

「所有设备均显示正常,领袖。」西蒙回应道。

「你估计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信徒?」

「十五分钟」

她为西蒙在同样开始晕船的状况下都没忘记对自己的礼节而吃惊不已。

直到他们跑出几个地日距离后,还能隐约感到那源自卢特斯的自然威力。这使凯兰在之前一个小时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借助各种止吐药与呕感作斗争。她现在盯着主显示屏幕,在指令舱里诡异的悬浮着。

「真美,不是吗」

「是的,领袖。」

此刻整个星系都呈现在他们面前,船上电脑的主显示器把这一美景展露无疑。新得到的传感器数据让他们在耀眼的巨型光芒中见识了在阿特玛上看不到的壮丽景象。在非常接近卢特斯的地方,他们几乎找不到那颗伴白矮星。这里有好几颗行星-全是如同火炉般的世界,是蓝巨星把它们炙烤成了不毛之地。离着最远的那颗行星,直径只有两千公里,是唯一一个他们能指望的地方,尽管它只有稀疏的大气层。不过这总比其余几个行星强的多,单是它们上面的强辐射就够人喝一壶的了。

「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一个盖亚女神创造的世界,领袖。」

凯兰走到控制台边,把终点坐标设置在第六行星。

「我们怎么称呼它,领袖?」

「我们就叫它...「阿力赛亚」吧。」

海勒芬特的引擎再次恢复了活力。当他们把船身向阿力赛亚对准时,变向喷口让整个船身摇摆起来。 直到不久后它进入惯性飞行姿态,大家才从晕船的恶心中恢复过来。

这次只花了十小时就到达了目地的,这比之前路上用的时间可短太多了。 一条集合的命令让全体乘员都进了指挥舱,在那里大家都瞪著眼瞅着临时的新家,无不全神贯注。它看起来实在是太寒碜了。据测量扫描仪探测,显示上面的平均温度为-45。虽说在两极地区覆盖了一薄层水冰,但在其余的表面上却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除了陨石坑和火山口。由于在上面的气体中没有检测到氮的成分,这个行星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没有真正的大气。

「特温,你对登陆地点有没有建议?」凯兰问到。

「我们正在进行分析。」

他的注意力此时只集中在多个显示器上的几组数据。

「我们正要准备发射一些探针。他们应该正在准备。」

他看了眼自己的手表

「大概五分钟后准备完毕」

「再次向我汇报时,你最好给些可靠的东西」凯兰说。

接着,她就听见了海勒芬特打开侧板释放探针的声音。

「估计探针会在多长时间后发回报告?」此时主显示器上正出现五个快速离去的光条。

「顶多一个阿特玛日」

当探针返回的时候,海勒芬特已经进入环绕阿力赛亚的稳定轨道。

凯兰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飘动在岗位附近。因为最近白矮星的关系,当前星系的状况离稳定下来还早的很,尽管多数船员并不清楚它反复无常的真正原因。真正得小心的是一旦卢特斯变成超新星就会释放高能脉冲弄坏船上的全部电子设备,那样的话,他们所有的生存希望都将破灭。在攻击星港前,光明先知达诺就作出了预言--这种情况在他们抵达时是不会出现的:他们会有足够的时间进入采集数据,然后撤离。她希望一切如达诺所言。

但凯兰从来不是一个盲从者,不像大多数高级光明兄弟会成员,盲从可不是她能确保飞升到现在职位的原因。她相信他们「揭露真相」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推翻艾姆徘勒政府。虽然凯兰已经不再信仰他们心中的神圣,但那群艾姆徘勒混蛋在这里藏了某样东西,他们为了掩盖藏在这里的真相而杀害了她的父亲--对她而言仇恨就是信仰的替代品。

「领袖,我们已经分析了从探针发回的数据。」

「看来和预计的差别不大。」

兄弟会的行星学家们在一组屏幕前挤做一团,上面流水般的数据显示探针已返回。 凯兰在墙上推了一把飘向科学组。

「你们有人想参加登陆吗?」

「人不多,领袖。跟其他多数星球比起来,它简直惨不忍睹。阿力赛亚就像一个充满了毒素的冰窟。」

凯兰又犯愁起来。在阿特玛时,他们在秘密集会中几乎没人称呼对方的兄弟会头衔,但在海勒芬特上却恰恰相反。凯兰刚刚注意到这个不同,船员们已经离开家不少时间了,他们的行为越来越一板一眼,仿佛光明先知亲临现场一般。也许他们这样做就会产生一种安全感吧。

「光明信徒们,这颗行星是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那么,到底还有没有人愿当志愿者?」

「光明先知,资源大多在极点附近。我们能用那里的冰得到水和氧气,而且一旦我们现有的氢储备耗尽,可以把从那分离出来的氢作为反应堆燃料。在赤道附近还有几个地方,它们比其他地方更暖和一些,因此在那里活动能带给我们更多的便利。这样我们就可以依此扩大每次行动的时间周期。而且万一氢储备比预计更早用完,我们还可以用那里的恒星辐射能代替。在这种距离下,对我们而言卢特斯除了目前的这些最基本的功能外,再也没什么其他用处。我们计划运载设备去冰帽,那样就可以重新补充备用氧气和水。」

「我已了解目前状况,那么再告诉我些极地附近的情况,光明使者。」

他们最终把登陆地点选在图像中心的一处熔岩高原,它形成于阿力赛亚的初代地质活跃期,现在被一层薄冰覆盖。 当刚要进入登陆艇时,一阵突然的颠簸把凯兰晃进登陆舱.她迅速挽住墙上的一个固定环稳定住了自己,然后进入座位准备好出发。在一阵噪响后,最后一个电子固定阀打开了。行星登陆艇立即进入运作状态。它距海勒芬特越来越远,只是它的外形比平时多出一部分。在通常情况下,登陆艇只会携带一些勘测设备,但是这次他们却同时搭载了人员和反应堆。这样的话,要么没机会活着到达地表要么成功的在上面建立起营地,他们匆匆作出的主观决定只会对现其中一个结果。

当他们接近地表时,凯兰在对面的屏幕墙上能逐渐的辨出行星上越来越多的细节。她没感到阿力赛亚有多黑暗:屏幕一直在自动调节着画面可见度。 她在电子地图上标注了几个火山口的位置。那些可以辨认的熔岩高原,绝大多数藏在北极地区。而在靠近冰帽的边缘,就是他们登陆的区域。 一阵金属的碰撞声穿过壳体回响在登陆艇里,他们已经成功的降落在行星表面。

                                                     误判

氧气提取机又坏了。她无奈的看着瘫痪在那里的机器。,她又得再修一次。 到现在为止他们已在这颗星球上呆了六个月,氧气提取机在这段日子里坏过三次。很明显,它的设计师们从来没考虑过像阿力赛亚这种恶劣的地方,所以它在十次运行中才坏掉三次已是万幸了。

「把扳手递给我。」

她向着和自己一起干这个活的工程师说。

「过一会再干吧。这该死的工具箱又冻上了。我要用加热棒替它解冻。」

「那正好我去把氢气输送管弄干净。」她爬进装置下面开始打开各个管子,清理起它们的内部来。

机器上没有生锈,由于阿力赛亚缺少几种重要的大气成分,它就只好掀起漫天的灰尘来补充这个缺憾了。这样机器在工作时除了把冰块吸入以外,还会捎带着吸入大量灰尘。它的内部因此几乎每个月都要发生堵塞,接着管道就该马上清理了,否则机器会一直罢工下去。但无论如何,这恶劣的气候才是万恶之源。

「你要的来了!」工程师终于化开了箱子,然后捡出一把圆头多功能扳手。

「你...快把它封起来。」她在管子喷出的尘雾中咳着说。

「让我来吧,我很长时间没处理过循环阀了,正好练练。」

终于,从提取机里面传出一阵咕噜声,接着它就开始正常运转了。

「妈妈唉。」凯兰大嚷。「每次都得这么忙活法可真要了亲命啦。」

「嗯,显然设计者不希望它坏掉。」

「快别提了!那些家伙可不打算住在这石头上」

......

「呃...光明先知...我们有个问题。」凯兰在联络器旁愕然道。

「什么问题?」

「我们刚才从白矮星得到的反常数据显示:卢特斯会在比我们预计更早的时候成为新星。」

「糟糕」。

.........


粗体文字